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

使蒂諾斯的愛與恨

原著作者:江芝林醫師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轉載自心靈園地

使蒂諾斯,商品名 Stilnox,暱稱「小史」,目前台灣安眠藥第一品牌,也是目前安眠藥濫用者的愛藥之一。這顆藥甚至紅到有藝術家為它開了特別展覽,可見其迷幻奇效。

今天讀到一位網友分享自己長期被使蒂諾斯控制、最後終於成功戒除的心得,幾位認識的精神科同行讀完後也紛紛按讚。除了重生的喜悅外,作者的文字裡更洋溢著一股使命感,希望世人能及早正視安眠藥的危害。

「要是所有吃使蒂諾斯成癮的人,都能看看這篇就好了,真想把這篇印下來給他們參考。」一位精神科醫師這麼說。

「不過我還是覺得,藥物成癮不是藥物的問題,而是人的問題。」另一位醫師則這麼回應。

我的讀後心得則是慚愧,因為在這篇文章裡精神科醫師被罵得很慘。另一個慚愧的原因是,我也開過不少使蒂諾斯給患者。

上週末,我的門診來了一位陌生的訪客,同樣也是一位使蒂諾斯的成癮者。他態度客氣,談到自己的用藥問題時,語氣透露著無奈與懊悔,讓人不禁對他的處境感到幾絲同情。(不過查了健保卡後發現,他也不可免俗地少報了實際的用量)我建議他務必戒藥,他順服地接受了。不知這星期他還會不會回我的門診呢?

相較之下,許多成癮者就不是這麼客氣了,而且花招百出。哀求者有之,否認者有之,威脅利誘者有之。記得一位患者被我當場「捉包」重覆領藥,居然惱羞成怒地對我大吼:「你憑什麼這樣查我的資料?你說啊!」

我只好回答他:如果有疑問的話,你可以去問健保局,看看我到底有沒有這樣的資格。

對於這些安眠藥成癮者,精神科醫師們真是傷透了腦筋,避之惟恐不及。但同樣弔詭的是,精神科醫師並沒有因此完全不開這種藥。畢竟我得承認,使蒂諾斯是一種十分有效的安眠藥,對於入睡困難型的失眠效果特別好;有些病患就是得吃這種藥物才能入眠,而大部分的病患吃這顆藥也沒有出現任何問題。醫師通常傾向信賴自己對病患、對病情的判斷,但坦白說,我們的判斷總會有失誤的時候。如果每位精神科醫師都覺得成癮者是別的醫師開藥造成的(這種自我感覺良好很可能是常態),那麼這種對自己(盲目)的信心,絕對不可能是事實!

在我打這篇文章打到一半的時候,又有位婦女跑來我的門診,希望拿「久一點」的使蒂諾斯。因為她所去的每家診所(數目大於或等於2),每次都「只」開給她28顆而已。以她一天(至少)服用2顆的情況看來,28顆還不夠她吃兩個星期。所以她希望來大醫院問問看可不可以開連續處方簽。(以上當然是旁敲側擊得來的資訊)

「…會開給妳才有鬼咧!」我心裡嘀咕著。

但再仔細想想,雖然我心裡知道這顆藥的潛在風險,也清楚這顆藥並不是無可取代,但自從我轉來這家新醫院服務後,使蒂諾斯的開立比例似乎上升了。也許是單純失眠的人變多了,但也有可能是…我有點不敢再想下去了…有沒有可能是我擔心開了別種效果較差的藥物,病患就不回來了呢?這時腦海裡突然浮現兩週前某位來看失眠的年輕小姐,我開了其他種安眠藥給她,為什麼她這週沒回來我的門診呢?我明明在診間跟她說明了很久,也盡我所能教她如何不靠藥物改善睡眠,但為什麼我的努力像石沈大海一樣呢?

有時我會想:如果病患不要那麼在意立即的藥效就好了…但相同的道德標準同樣可拿來評量我自己。要是我不那麼在意病患滿不滿意自己的醫術、不在意自己會不會因此損失門診量,有沒有可能我可以完全不開這顆藥呢?有沒有可能因為這微薄的努力,讓十年後的世界可以少幾個依賴安眠藥的個案呢?我不知道,沒有人能知道。

看診結束了,診間外的藥商業務們客氣地跟我打招呼道別,於是又讓我想到醫界與藥廠之間複雜的共生關係。我清楚自己不會因為跟藥廠的友好而多開他們的藥物,但有沒有可能是我的自我感覺太過度良好了,以致於看不清楚自己的盲點在那裡?

同樣地,求診的患者可能也看不清楚自己的盲點在那裡。也許他(她)們在想的是:我只是睡不好而已,我所需要的只是睡好一點,這樣的要求很過分嗎?我沒有在焦慮或煩惱什麼,我也不像精神科醫師在大驚小怪的,說我有憂鬱或成癮的問題。只要讓我睡好一點,明天的我就會好一點;讓我快點進入夢鄉,我就不用再繼續思考或繼續煩惱……

事實上,每個人都是如此。我們傾向高估自己的自制能力,而傾向低估自己所需負擔的責任;在這一點上,精神科醫師跟凡人是平等的。

不過我也不想假道學地宣稱這世界上不應有安眠藥(或所有精神科藥物)的存在。吃安眠藥的人在道德上不見得軟弱,不吃安眠藥的人也不見得一定高尚。很多思慮周密、認真盡責的好人有失眠的困擾,且不時為了自己依賴安眠藥而暗自愧疚不已,儘管自己睡得仍不理想,仍努力地控制藥量,今天少吃四分之一顆,明天再少吃半顆…面對這樣高度律己的病患,有時我們忍不住也會想安慰他們一下:沒錯,這個劑量已經很低了;沒錯,像你吃藥這麼小心,長期吃不會有大問題的;放鬆一點,不要再苛責自己了。

打完這篇文章,我下定決心,以後儘量少開安眠藥…只有對那些真正需要的病患除外。


後記:本文中所提到的病患後來有回診,在幾經掙扎後終於下定決心戒藥。目前未再服用使蒂諾斯,過去服藥後暴飲暴食及精神恍惚的狀況,於戒藥後未再出現。恭喜她!

Q&A 焦慮


Q:
我在認識新朋友時,和他們談天時腦會變得空白,
而且有時會有手震的現象出現,和較熟的人就沒有,
但是和長輩說話這現象又會出現,我是否患精神病?

A:
是否患有精神病, 要看你對疾病的定義. 因您的來信並未詳述感覺不適時,
情緒/ 心理/ 及認知的感覺如何, 要談有無患病, 言之過早,
必須進一步由醫師確認.
如果是一般的社交焦慮, 很多人多少都會有一點, 不一定是病態,
但是如果您對一般的社交場合感到極端焦慮, 甚至於逃避,
而影響到人際關係/ 職業功能, 就要小心"社交畏懼症(social phobia)" 的可能.患有社交畏懼症的人, 會害怕成為別人注意的焦點, 很怕出醜,
逃避社交的場合例如, 公開發言, 演講, 與權威性人士交談,
在他人面前吃飯, 上公廁, 參加宴會等) . 若處於上述的場合,
可能會臉紅/反胃/流汗/尿急等, 感到極端焦慮.應尋求專業治療, 包括藥物治療及認知心理治療.

Q&A 焦慮


Q:
我國中三年級時,因為男同學開了一個玩笑…我那時正在發呆,
大概是我正無意識的望向旁邊的男同學,
有人就說我正痴痴的看著那位男同學,
被誣賴的我很生氣,但同學的訕笑卻沒因此停止,
連那事件的男主角也加入了訕笑的行列,
於是我強迫我不要把視線停留在別人身上,沒想到卻讓我這五年來,
被列為怪異人,因為我的強迫,卻出現了反效果…,
就是一有男性出現在我四周,我便變的很緊張,由其是在搭乘公車時,
更是讓我緊張的快窒息,而且久了之後大家便發現我的異狀--------
我會無法克制自已的眼睛而瞟向四周的男性,可我其實什麼也看不到,
但身旁的人卻說我老愛偷瞟別人,在學校我是人盡皆知的大笑話,
於是畢業後,我在家閒晃了一年,討厭面對學校的人對我的訕笑,
還有因此覺得我是一個輕佻的女生,有時遇到一大票的男生,
我都刻意繞路走,我有時真覺得死了算了,而且我害怕的男性,
除了10歲以下的我不怕以外,其餘的我都怕,
我連家裡的男 性成員都會出現以上所述的「不由自主的偷瞟行為」,
我該怎麼辦?

A:
有這樣的麻煩,實在是令人困擾。
這並不是你所能夠控制的,所以絕對不能怪你。
重點是,如何克服這樣子的困境呢?

我有的一個問題是,有沒有找眼科醫師檢查過呢?
因為有斜視的話,也會令人感到被偷瞟的感覺。
如果找眼科醫師檢查結果是正常的, 那麼就應該是心理因素所造成的,
可以到醫院的精神科掛號,請醫師轉介心理治療。

不知道你覺得到醫院求診方不方便? 因為像你這樣的情形已經好幾年了,
可能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作治療, 沒有辦法用網路信件的方式來解答.
如果需要幫忙介紹醫師, 也請你來信告訴我們,我們會幫你介紹的。

Q&A 焦慮


Q:
最近我做了一個夢,而這個夢很可怕,到現在我都還記得,這個夢境是:
我夢見在一個晚上天氣很好,突然地震了,而且整個台灣沉入了海裡,
而只剩下破碎的土塊,我看見整畫面,感到害怕。我現在還是很害怕,
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?

A:
很高興接到你的來信並且願意與我分享你的害怕,
雖然我沒有做和你相同的夢,
但看你的描述就能很生動地似乎自己也感受那樣的害怕,
心臟似乎也跳得比較用力和大聲了。

你住在烏日,不知這個夢和去年的 921 有什麼關係?
你願不願說說看上次地震對你及你家造成的損害?
烏日那邊現在復原的狀況如何了?
全國人民都非常心疼災區同胞所遭受的一切,
請讓我知道你的現況及當時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。

夢不一定會成真,它通常代表了我們很關切的事情,
它有時也是一種提醒,它通常是一種象徵;
在一個晴朗的晚上因為地震看到台灣島沉到海裏,
這讓你想到什麼?

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

夜食症原來是安眠藥搞的鬼

原著作者: 林子堯醫師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轉載自心靈園地

一位年輕女性,過去有憂鬱症與其圖自殺病史,最近每晚服用安眠藥-宜眠安(Imovane)後,半夜都會不自主地跑出去大吃大喝,最扯的一次是她凌晨跑出去吃了一客麥當勞後,又跑去隔壁的便利商店嗑了一個便當,回到家之後卻又喪失記憶,醒來之後發現已經快中午,而自己穿鞋子趴在床上。這現象持續了好幾天,讓她感到相當焦慮和憂鬱。家人也憂心忡忡懷疑是不是「卡到陰」,但求神問卜之後都未改善,因此帶來醫院求診,經過臨床診治之後,發現個案應該是罹患了夜食症(Night eating syndrome)與夢遊症,之後將其安眠藥更換成其他藥物,夜食和夢遊的狀況就快速消失了,憂鬱與焦慮的狀況也因此逐漸好轉。

一般來說,夜食症跟精神壓力、內分泌或藥物有相關性。目前醫學上還沒有公認一致的診斷準則,但臨床症狀常出現早餐食慾不佳而不吃、失眠、晚上暴食、體重增加等症狀。統計結果,年輕女性機率罹病率較高,且通常會伴隨著憂鬱和失眠的症狀。治療要先找出可能的原因加以根治,如未改善的話,可以考慮藉由部分抗憂鬱藥物來治療。

美國聖路易斯大學的 Vander Wal博士針對了夜食症做研究,並將結果刊登在知名期刊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上。研究指出每天一次20分鐘的放鬆訓練,在不用藥物的狀況下,八天就可以減少夜食症的飢餓、焦慮及可體松的的分泌。

因此受夜食症所困擾的民眾,在服用藥物前,不妨請教醫師是否有其他可能的原因或治療方式。而有服用安眠藥的民眾更要小心可能是安眠藥的副作用。

Q&A 恐慌


Q:
近三週以來整天似乎均感覺睡眠不足, 又有些頭昏腦脹的感覺
晚上睡覺倒也還好.(工作上的壓力是挺大的)

A:
從你的信看來,主要問題是夜晚睡眠充足,但白天顯得沒有精神。
一般而言,睡眠六到八個小時,若睡眠品質良好,沒有做噩夢或者被人干擾,
應該充足,白天就不會感到疲倦。但是若一個人身體狀況不佳,工作壓力太大,
即使晚上睡的好,也會因為生理或者心理因素而提不起勁。
所以建議您:平常需要多運動,鍛鍊身體。適當調解工作壓力,如此雙管齊下,一定可以改善,您目前的情況。

Q&A 恐慌


Q:
我有一個存在內心很久的問題,十幾年來我一直受到這個問題的困擾,
再我的觀念裡,
我一直認為我讀書考試成績之所以會好,完全是因為"筆"的原因,
所以每當成績不好時,我都會認為是"筆"讓我成績變差,
所以我一直很在乎筆,也因此我買了很多筆(已花了不少錢) ,
我也知道成績好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,
但一直以來我似乎無法改變這個觀念,覺得自己有些病態,
我一直告訴自己"筆"只是一種書寫的工具,
但我似乎無法改變自己這種不好的觀念,想請教你,
我該如何來調整自己這種不好的觀念,因為我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做了!
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!

A:
這的確是令人困擾的問題,卻也沒有想像中嚴重。

由來信中可以得知你是一個很有理智的人,
對於過度依賴「筆」自己也覺得無聊卻又難以控制。
在心理分析上會認為對於「筆」的過度依賴,
其實只是一種「心理防衛機轉」,
就如同「吃豬腳麵線」來去除霉運一般,
如果這樣的行為不影響生活,其實也無大礙,
但是顯然這件事已經讓你十分困擾,
甚至已經到了「強迫」(明知到不用換筆,就是不換不快!)的程度,
那就應該向醫院精神科求診,必然會有幫助!

建議你如果上述情形持續,還是盡快向就近的醫院精神科門診求助為宜!